“缸男”速通记录自认作弊,爆出速通的尴尬现状

速通作弊花样百出,现有记录认证系统跟不上了。

前段时间,游戏速通圈子里爆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丑闻:著名硬核技巧游戏《掘地求生》(正式名称《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难关》)的速通世界纪录是伪造的。

这个世界纪录由国内玩家Ccfst创造,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很多质疑。Ccfst一开始先是平了1分19秒的世界纪录,然后又把世界纪录提高到1分13秒。

 

目前1分19秒的前世界纪录依然很难被打破

像《掘地求生》这种流程比较短、技巧开发比较完善的游戏里面,正常速通记录提高1-2秒已经算是十分惊人了。经典速通游戏《黄金眼》的水坝关,玩家花了整整10年时间才研究出把记录从53秒提高到52秒的技巧。

 

《黄金眼》水坝记录从53秒(PerfectTaste)到52秒(karljobst)花了十年时间

在没有使用任何新的技巧的情况下,靠着近乎脚本一样的完美操作实现6秒的突破,确实有点匪夷所思。负责认证记录的圈内大佬,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也着实看不出Ccfst的破纪录视频有任何毛病。

 

Ccfst已经删除了他的造假视频,但是互联网上还有留存

在外界的压力和良心的谴责下,Ccfst最终承认他的这个记录确实是作弊得来的。他先用变速齿轮把游戏的速度调慢,这样游戏就有了许多容错的空间。等到他完成游戏以后,再把录像调回正常速度。这样操作下来,只看最终的视频很难发现任何作弊的痕迹。

从B站速通爱好者们的交流中,我们发现Ccfst可能在破纪录之前就一直在使用这个手法提高自己的成绩,甚至在他私下里都没有特别去掩饰自己速通作弊这件事情。而且Ccfst并不是唯一一个开挂的国内速通主播,只是其他人的水平太低,开了挂也破不了记录,引不来这么多关注。

在承认错误以后,Ccfst已经删掉了自己所有的录像,并且被国际《掘地求生》速通社区封禁了六个月。Ccfst虽然表示自己以后将努力不靠外挂打出真正的世界纪录,但是他因为作弊行为所失去的网友的信任,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回来的。

Ccfst固然要为他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但是这次作弊风波却透露出了现在越来越火热的速通社区一个十分尴尬的现状:现有的速通纪录认证方式,已经没有办法适应不断更新的外挂和作弊手段。

1

目前速通纪录的认证过程非常简单。对于绝大部分游戏来说,玩家只要在任何网站上上传一个通关视频,并且这个视频大体上看不出作弊的痕迹,就可以被认证成新的纪录。

一种最直接的作弊手法就是在这个认证视频上做手脚。很多游戏系统内部没有计时器,速通记录靠给屏幕计时。鸡贼的作弊者就会给视频偷偷抽个帧,或者整体调个速,让认证视频的时间变短。

知名玩家ExoSDA有一个经典的《超级食肉男孩》速通纪录就是好几个关卡的视频拼起来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其他玩家都没有发现视频有任何问题。

但是ExoSDA还是在一个最难被注意到的地方漏了馅。《超级肉食男孩》的存档图标动画每个循环固定都是40帧,并且采用了一个独立的计数器,每次存档图标出现的时候都会从上次图标消失时的动画位置继续。由于ExoSDA拼接了几个视频的缘故,他的存档动画帧数和正常的循环对不上,从而暴露了他作弊的事实。

 

这个画面左下角一闪而过的存档动画暴露了ExoSDA的造假行为

在直播上出现的速通记录,一般没有修改视频的问题。但是由于玩家可以在射击游戏里面使用自瞄外挂,或者用Mod悄悄修改特定游戏物品的掉率,这些记录也不一定就完全干净。

 

《游戏王》速通玩家偷偷修改了卡牌掉率,导致在直播中掉落了编号是000的错误卡牌

另外一个作弊大瓜出现在去年,一个叫做“Anti_”的GTA速通玩家通过悄悄修改车辆的速度,让他的车跑起来比正常要快一点,从而实现更快的通关速度。

 

不做对比很难一眼发现车辆被调了速

实际上,现在看着速通世界纪录的榜单,已经很难说哪些来自真正的高手,哪些来自还没被发现的作弊者。

2

游戏速通的这种现状,一直都被速通玩家所诟病。有网友总结得很精辟:游戏速通从过程到结果都可以在一个没有监督的小黑屋里完成,没人作弊才是一个奇迹。

归根到底,游戏速通在这几年里面发展的确实太过迅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速通都属于硬核玩家中的硬核玩家的小圈子自娱自乐。速通是一个特别需要交流的游戏挑战项目,一个玩家如果想要提高自己的水平,就必须虚心学习其他玩家的游戏技巧。所以最顶尖的速通玩家,一般彼此都很熟悉。

在速通还很冷门的时候,速通玩家不可能靠这个有什么金钱上的收益。一个玩家作弊一旦被抓包,他在圈子里的名声基本上就完蛋了。对于真正热爱速通的玩家来说,作弊带来的那点虚荣,并不值得他们去冒险。

但假如一个玩家不单纯只是因为热爱才去进行速通挑战,这种基于自律的社区文化就变得不堪一击。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曾经号称是最厉害的雅达利玩家的托德•罗杰斯。他在80年代创造了一些无人能够打破的速通记录,但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的很多纪录都经不起推敲。

直到去年,一些玩家经过研究以后,发现雅达利上的竞速游戏《Dragster》在使用软件脚本辅助的情况下,最快也只能5.57秒达到终点。托德声称的5.51秒纪录是绝对没有可能实现的。这个实锤让托德的名声大受打击,他的很多记录也因此被撤销了。

托德当年有一段时间被动视雇佣来宣传雅达利游戏,相当于是雅达利版的高桥名人。他当年造假的动机也不难推测。对于他和动视来说,这些“世界第一”的头衔不只是个虚名,而是有实打实的商业价值。

而现在,速通已经不再单单只是爱好者的游戏。互联网娱乐模式的发展让速通开始变得有利可图。SGDQ和AGDQ速通大会每年都可以筹集到几百万美元的善款,而优秀的速通玩家也可以靠直播和视频获得不菲的收入。

 

最大的速通大会SGDQ和AGDQ在2018年共为慈善机构募集了420万美元善款,侧面体现速通社区的影响力

可以想见,在这样的诱惑下,尝试用作弊得到的速通纪录去换取关注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对于现在大部分速通作弊者来说,游戏速通不是他们乐趣的来源,只是他们用来实现其他目的的手段。对于一个因为无私的热爱才能够发展壮大的速通社区来说,不能说不是件令人遗憾的事。

APP | 你还可以回复”APP”,获取下载地址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